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在很多疲惫的晚上
我梦见一个美丽的花房
有我和我亲爱的姑娘
我挺起的胸膛


我行走远方


遇到了我的姑娘
生命的花朵就要重新绽放
姑娘喜欢花房
爱需要土壤
哦,我美丽的姑娘
带她行走四方
哦,你亲爱的花房
已走丢了理想
我慢慢老去
我独坐桌旁
在这个疲惫的晚上
会见到我亲爱的姑娘




Photo:

Ti ti land
A piecemeal photo by ip6s

失眠,翻相册,微感时光有形,一直路过从不见照面。

1、不管他们怎样对我,要对这个世界保留(保持)友好。
2、别放弃思考,别对自己投降。

我在抗争,疯与不疯的边缘,不是矫揉造作,思想失衡的痛苦,不能言语。

棱角磨尽,锐气永存

有满肚子话,却觉得开口空空荡荡,情绪被分割成块占满了空间,互不相融。

世有既定法则,人有可循轨迹,随波逐流似弄潮儿,风起云涌莫测。

我不害怕原生的创伤,痛苦和死亡,我害怕为我而伤心的人会让我感觉到伤心,这是我自私的根源,因我而起反馈于我的痛苦会比原生的更难驱散,也更深刻。

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极限,这是之前不常有过的体验,这是到了知天命之年吧。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