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段一

幸好没下雨,弗尔迪的黄泥地还算踏实,但是我真的不该带上这个小子一起赶路,我总会把她看成一个有四条腿的球,慢慢的在布满尘土裂缝的街道上滚动,不遵从任何的力学原理,任凭我怎样催促使劲,都没法让她快上半步。当我赶到中心车站的时候,列车已经进站了。
中心车站在那片街区一点也不显眼,土黄的建筑和旁边贩卖烟果的摊铺没有太大的差别。在这个原始的城镇里,唯一昭示着科技社会遗风的物体就是露天伫立着的列车夹墙了。一辆两车厢的列车被夹在故障的墙里开不了门,像个卡壳的弹夹,带着惊诧,为什么此刻我还在枪膛里?而没有呼啸而出打爆某人的脑袋?自古以来,列车和子弹一样,都是野蛮和暴力的。
“萨米,快跑过来,你想今晚躺在车顶上睡觉嘛!”我知道这是徒劳,萨米努力的移了过来,在列车脱缰前很顺利的爬上了车顶。我真的非常烦这趟莫名的旅程了,一个事务性的学术汇报让我要坐在撑开的车顶越过整个萨瓦省的荒漠,只有这该死的风,还算是凉爽!

评论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