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沉香,段一

我认识她,约莫也有几年了,这次未见,听闻还留着许多清秀,她不是一个善谈的女人,看得出,为了自己的孩子,她愿意付出的,远比对我要多得多。

那段很糟糕的日子里,三两狐朋好友常叫上我吃饭喝酒,大家都很慈祥,像面对弱界的生物,多少带着一些怜悯之心。也常会有如下的对话:

“你小子和她到底什么关系?闹成这样!”

“就是朋友,聊得来,常在一起玩,没什么特别的。”

“我听说的可不止这些哦... ...”

说到这,对面的人总能露出神棍般的笑容,大家也都聚拢了来,有拿了聚光灯的,有拿了记录本的,有拿了绳子钳子的,也有人开始动手剥我的衣服了。

“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嗯?有没有... ...?”提问的人咧开了嘴。

“没有!就是常在一起吃饭聊天,什么都没有!”

我不很连贯的站了起来,招呼着想去排解一下微醺后下腹的压力,她轻轻的走过来,打飞了所有审讯我的道具,踮起脚,用指尖给我扣好散开的衬衣,抚平了邹巴巴的领子,又走了去。

“你喜欢她吗?”

“就是挺聊得来”

一阵沉默之后,对话自然终结了,仿佛一谈到感情,大家心里都有些不自在,于是各自散开抓痒去了。


评论
热度(1)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