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萨瓦荒原,十

爬虫至今还活在萨瓦荒原焦灼的土壤里,卡沙鱼却只能呆在博物馆的展台上。从海洋到陆地,爬虫们完成了从蠢萌到暴虐的蜕变,也完成了完美的复仇。拜它们的祖先所赐,我能不太尴尬的活着,这或许是另外一种进化与传承,它们延续了自己的身体,而我得了它们的灵魂!
好几次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爬虫,嗜血又狰狞,挥舞着螯足追赶一群奔逃的人型,直至把他们中的一个踩在脚下,锋利的足尖刺入柔软血肉,鲜美又多汁,淡淡的血腥让我满足。仔细的看去,惊慌的人群中似乎有我自己,茫然无措,还有萨米,瘦了很多的萨米,用她惯有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这只丑陋的生物,这是挑衅!我用强壮的螯足紧紧的抓住她,愤怒的举过头顶。萨米看上去很痛苦,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重量,螯足,节支,外骨骼,突然风化成沙,海水从干裂的地表涌出,灌满了整个荒原,卡沙鱼的诗人在吟唱:天佑我鱼,千秋万代。我赤身漂浮在水中,无法呼吸,一阵恶心,意识变的模糊……。
萨米在一旁睡的很香,我又做梦了。

评论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