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萨米盖尔,17

萨米醒了,站在车厢的一侧,怔怔的望着远处,给她盖着的毯子搭在我的身上,还有些暖意。萨米不是能突然睡醒的家伙,叫她起床本是件很头痛的事。我朝她注视的方向望去,透过包裹着车厢的黄土隧道,许多耀眼的丝状闪光在毫无顾忌的划破夜幕,荒原的夜晚常有粒子暴动,但这不像,凋零?在弗尔迪那个安静偏远的小城市,凋零只是视频中的惊悚画面,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有幸从未亲眼见过,可只要想到这个,难免会有点背脊发凉。我翻身起来,列车在减速,一定发生了什么。

“萨米,你看到什么了?”。

她没理我,专注的盯着外面,我走到她身边,黄土壁变得稀薄,列车咆哮了一声,猛的停住了,我被甩了起来,撞到粒子屏障,又弹回了地板,萨米不知什么时候抓住了一个固定把手,身体晃了两圈,稳稳的落在厢底,很难想象她笨拙的身躯会有这么灵巧的身手,我爬起来,朝座椅愤怒的捶了一拳,这邀请函,就是个该死的陷阱!

要甩开这些贝格不容易,它们在适应盖尔的战术,不断的变换策略,在没有丢掉装甲之前,它们还没法伤到他的队员,可是现在,每次躲避和攻击,都要十分小心了。虽然有战场应急处置,盖尔还是感到全身剧痛不断,刚刚那一下伤的不轻,这会不会影响他的判断,他在反思扔掉装甲是不是明智之举,如果冰蓝出手,他们的装甲形同虚设,但是贝格就不一样了,他低估了这群贝格的战斗力,已经快接近运输线了,依旧没有甩掉它们。

“我们不能把贝格带到峡谷里去,需要有人牵制它们,斌和塞拉先走,里克、皮特随后,我桑多斯和在这里待一会”。

没人对盖尔发出的命令表示质疑,也没有人去执行,纠缠的贝格还有8只,里克伤的很重,盖尔小队的火力越来越猛。

萨米看到了一切,人类的士兵,械团的部队,远处冷冰冰的蓝色曲线,这是场激烈的战斗,双方都在拼死的缠斗着,至少人类是这样的。我的愤怒很快变成了惊诧直到恐惧,在弗尔迪那个安静偏远的小城市,战争只是视频中的画面,当一座城市被夷为平地的时候,我也仅仅会因为惊诧张大了嘴巴,而现在,一小群人的生死之斗却能让我感到恐惧。

“柯克老师,这里有场战斗,不过没事的,他们很快就会停下来了”,萨米说。

冰蓝的曲线高悬在空中,没有任何动作,在撤退之前,盖尔抛出了一个露营膜把克西特包裹了起来,防止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克西特被风沙掩埋或者被荒原的生物伤害,械团不会对没有威胁的目标感兴趣,但他们一定会来带他回家,这是人类的荣耀和信念。盖尔快忘记这次任务的目的了,还有那该死的谜语,内出血让他非常疲倦,眼皮很重,迈不开腿,准头也越来越差,疼痛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他很想闭上眼休息一会,只要一会就行,脑海中有一团迷雾在消散,光亮闪现出来,几个辨识不清的身影,有些高大强壮,有些纤巧精致,“NX99284受体编码... ...她们碰撞我们认知... ...熔炉大于确定,必须找到!”,盖尔记起了一些本不属于他的信息,机械的念了出来,模糊的视野中,冰蓝开始移动,锁定了他,发出一道强光,塞拉在声嘶力竭的呼叫。

盖尔闭上眼,最后对自己嘟哝了一句:“就这样吧,结束了,还好,不算太暗”,一切归于沉寂。

评论
热度(5)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