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江南的雨季在冬天,凭靠窗台,古朽棂木想挡住寒风已经很吃力了,大片水珠还在拼命的想钻进这个小屋里来,还好,屋子里并不太冷。
看着被雨水洗刷变形的窗外晃动的几支绿色,不时会缩缩脖子,仿佛残存的温暖就要被夺取了;不时会有种庆幸的美好,好在我在屋里,湿漉漉的世界与我无关;不时又会觉得这是在春天,同样的雨季和绿色,不同的是,你不在身边,罢了。

评论
热度(5)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