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上一次这么晚赶火车还是八年前,没有动车,没有在线售票,什么都没收拾,冲向车站买了一张就近的过路票,只能坐在地板上打盹,到现在还隐约能回想起当时出租车司机的样子和车厢里拥挤的味道。

虽然是六月底了,那天竟还有点冷,打着寒战下的车,找到了舅公,奔向县城里的医院……,一个小生命出现在那里。

我抱着她的时候,竟不像刚出生的婴儿,眼神里满是对这个世界的迷惑,虽只有一瞬,却如过往今日时间交错。

评论
热度(1)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