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我与恶魔共度了一宿,它比我高大,比我强壮,面容方正,头有犄角,一只眼睛盯着我,另一只不知看向何方。我挥舞双臂,抡起桌椅,焦急的砸向它半透明的躯体,初有力道,又似划水而过。我知道,它缓慢,无声的朝我移动就像既定的结果一般没法抗拒,我转过身,冲出小屋子,眼前的道路如肉泥,迈不开腿,无处可逃。
一阵痛苦的唤醒,恶魔醒了,我还留在梦中……。

评论
热度(1)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