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心之戒,影成痛,生知梦

Ti ti land
A piecemeal photo by ip6s

不是每件事情都能看得清对与错的界限,有如光与暗,形似分明,却又纠葛不清。

游一处古宅,很轻易的被历史的厚重感所打动了,故事还缠绕在窗台,或是扎小辫的书童初春研墨,或是闺中深秀一生蹉跎,都在我身边穿行过。我驻足在这,物与事,曾经与当今,虽时空相隔,又如何。

凌晨🕛了,该睡了

揭幕2017,鸡年吉祥

谁的过去没有几盘卡带。

家里第一盘卡带是齐秦的《狼》,爸妈房间有一台双鹿牌录音机,天天放。盗版的靡靡之音,但也没人管,倒是挺有面子的。二十年过去我只记得其中两首,A面第一首《狼》和B面最后一首《狂流》。不知道顺序对不对得上,《狼》是很踏实的狂野,听改编的多了,早忘记了原来的调。至于《狂流》,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人走小街道,至今还会哼哼两句。
双鹿牌是录放两用的,很大一盒子,磁头滚轮脏了得用酒精擦,要不就卷带,卷一堆的磁带出来,再用铅笔卷进去,弄折的地方会变音,齐秦变齐豫。
双鹿被我拆了好几次,也没整坏,后来听西游记很上瘾,最喜欢“鸳鸯双栖蝶双飞”,自己用电子琴弹,长大点又爱上了《他多想是棵小草》,前...

我们只有路过这个世界的权利,唯此平等,请珍惜。

1 / 3

© 使命 | Powered by LOFTER